有桨击空明

精神男人臭不可闻

好家伙,本来看个女作者写的小说改编成的动漫《百妖谱》前几集虽然除了工具人女主含男量过高故事都还可以,没男作者的作品那么猥琐。

结果腾根这集把我气得,一个女作者把纯女性部族想象成为了繁衍绑架男的,还让个公神兽来伸张“正义”,祸害整个女性部族,还和心疼男人的女性部族叛徒甜甜蜜蜜,呕呕呕呕呕呕!

不知这位作者现实咋样,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现存女性部族啥样看看纪录片总明白吧,男的没那么金贵望周知,不值得女的兴师动众抢废物,总而言之,心疼男人是女人不幸的开始。奇幻作家的想象力也是贫瘠的可以,就算想象女人压迫男人也还不到现实中男人迫害女人花样的十分之一,还让个公兽灭了族,谁看了不说一句可怜。

女权男的诱惑

在微博上比较了左右两派男的的,得出一个结论,男的不行,右派男的坏蠢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种族主义者,七字党,肉身国外缓则战狼,反同,对女性冷嘲热讽,慕强)。

左派男的有隐蔽性,通常会被当作女权男,伤春悲秋心怀国家(不管是哪个国,左派男战狼缓则五五开)展望未来回顾往事,其中夹杂各种冷门书籍电影推荐,而后关怀一下巴勒斯坦难民,蹭🌈女性话题热搜,对看上去弱势的事物充满怜悯共情(有的时候是完全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下场了)。

然而一碰到女性议题就漏了馅了,各种高华平泉仙男味发言,暗搓搓地为男的开脱,贬低女性的贡献,这种人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头脑不清楚的女的充满女权男幻想,包括但不限于

西窗随记,邓三艾(已翻车,疑为骗炮qj,身高164)

总而言之,男的,不行。

们真的好烂,各有各的烂法。


恰以色列的瓜被内塔尼亚胡和拉宾两位总理青年时的颜值震惊了,好家伙,还帅的这么有cp感…

童年阴影:蝴蝶标本

小学时看到一篇作文让我记忆犹新,文章开头很唯美的描写了蝴蝶草地的景物,抒发了对大自然的热爱,然后一群人捉蝴蝶,还捉到了珍稀品种。

之后用了很详细的描写如何用针管把蝴蝶的内脏抽空,蝴蝶怎么拍着翅膀挣扎,怎么一步步做成标本的,过程太过详细宛如恐怖片。

最后引用老师的话说明这种蝴蝶有多么珍稀,全球有多少多少只的那种,最后看到被制成标本的蝴蝶感叹要保护环境,保护生物……

现在想起来依旧是会倒吸一口气的程度,这篇文到底是怎么被选上作文集的。


黑蝶漫舞

我赞成滥交
因为人类绝非万物之灵
我支持酗酒,反对动脑
反对那些虚情假意的社交
也反对沉重死寂的堂庙
我支持残穷老弱无忧无惧,抵死而活
我支持对体制的麻木·和精神上的顿悟
支持那些无依无恃的非洲人
支持杀人夺命
死亡正在证明活着有多虚假
劝君忘了正义,世上没有这种东西
忘了手足,都是云烟一场
忘却爱情,它全然没道理


就没见过这么又丧又凄惶的诗句,女诗人的人生告诉我们,太在乎自己的爹会带来不幸,得不到爹的认同试图找男的抚慰自己的内心也同样会带来不幸,因为男的都是潜在或者已经成为的爹,没成为的也在这条路上疯狂努力。

宾虚:救赎在我


当男人猛地将他扑倒在草丛里,细密啄吻着他的耳朵时,不远处正在啃食青草的四匹白马抬起头来转动着耳朵四处张望,似乎很不理解它们第二喜爱的人类突然不见了这个事实。


“这里离阿拉伯人的营地不远,”宾虚忍受着梅萨拉炽热的气息和妄行:“他们很快就会过来找我们。”


我们指的是他自己和这几匹阿拉伯白马。


梅萨拉亲了亲他的嘴唇,手已经伸进了束腰外衣里:“我知道,”他拉扯着束腰的布带:“难道你认为这些阿拉伯人和你的族人有什么不同吗?他们会有实力与决心挑战罗马的权威?”


宾虚喘着气去摸索先前落在一旁的皮鞘匕首,被梅萨拉一把抓住手腕按在地上。


“不要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你的头脑,小阿里乌斯,我们还是都留着性命在赛马场上见吧。”



少了一大段,想看去随缘居。


梅萨拉凑过来又要吻他,他一阵恶心转头避过,梅萨拉退而次之去吻他的手指。


宾虚懒洋洋地任他折腾,这种荒唐事简直莫名其妙,他只希望梅萨拉赶紧折腾完了走人。


忽然小指一痛,梅萨拉把他的戒指扯了下来:“这是个奴隶的戒指。”


“是。”宾虚将戒指夺回来,重新戴在小指上。


“这是谁的?你为什么会戴着它?”


宾虚干脆闭起眼不去理他。


梅萨拉抓起他的手,看那银指圈套在修长的小指上,似乎是某种隐秘而亲密的誓言。


梅萨拉冷笑一声:“我知道是谁的了,是那个小时候经常围着你转的那个女仆,长大后我还见过他一面,她随他的父亲来为你求情。”


宾虚睁开眼:“我记得你看上去很不喜欢她。”


他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梅萨拉嘲讽道:“你真的很聪明,你不会现在才知道吧?”


“如果有选择,我宁愿一辈子也不知道。”宾虚重重将手抽回来。


梅萨拉将外袍盖到他身上,暮色已然降临,漫天的星辰闪烁,白马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踪影,宾虚知道它们已经自行回了营地 ,这些美丽而聪颖的生物。


梅萨拉轻吻着他的头发:“我对你的爱就如同你对以斯帖的爱,没什么不同。”


宾虚挥手拍开他:“你侮辱了我和以斯帖的爱。”


“你爱得是罗马,或者说,你最爱的是自己,滚吧,明天在赛场上我会杀了你。”


梅萨拉没有回答,似乎是离开了,宾虚听到了另一种脚步声,窸窣而轻灵,带着草木的芬芳。


他的胳膊触到了曳地的袍角,有人俯下身来,轻抚他汗湿的鬓角。


那人的手温柔而坚定,像母亲又像父亲。


宾虚似睡非醒,他问那人:“你是谁?”


他又问:“我会杀了梅萨拉吗?”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说:“时间快要到了。”


他努力去看那人的脸,只看见一片虚无,漫天星辰都朝自己压下来。


他惊叫一声,看到了梅萨拉略带诧异的脸:“你做梦了?”


宾虚摇摇头,拭去脸上的汗水:“我要回去。”


阿拉伯酋长从趾高气昂的保民官手里把人接过来时恨不得召集自己的族人把这罗马小子砍成肉酱,但他还是毕恭毕敬的献上酒杯,看那人饮完后一挥鞭子黑马跑成一股旋风。


等着吧,明天你就会把命留在赛马场上,就算命大不死也得赔个倾家荡产,他朝罗马恶棍离去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


犹太族的青年躺在特意为他安置的新营帐里,他吻了吻小指的戒指,睡着了,呼吸安稳平和,似乎明日的厮杀与他毫无干系。





来点宗教笑话(慎入)


耶稣:好家伙,族里白菜被猪拱了,但这个猪明天就要死了,这咋整,我好无语,回去就写教义不能搞ji(开玩笑)

所谓的分清虚拟与现实

经历了几次事件之后明白了,自由人,腐女们和同人女们的所谓的分清虚拟与现实就是对着虚拟纸片男人或越来越丑的偶像男演员流流口水花花钱喊两句消费男色,然后回到现实专心伺候自己的🐷头三出轨家暴废物男朋友和老公或者儿子。

我悟了,这才是真正的虚拟与现实分开。


老电影有老电影的妙处,男主汤姆苏的理所当然,发小(反派)暗恋他,奴隶的女儿爱慕他,耶稣偏爱他,服苦役被罗马执政官看上收了义子,回来复仇不忍心杀发小发小自己作死去世,后来见证耶稣受难放下仇恨,得了麻风病的母亲和妹妹也恢复了健康,全家团聚,谁看了不说一句经典老梗永不过时,就看作者和编剧导演的水平。

自由人谈

以后要离自称女拳和拉拉,却爱好二次元耽美的自由人远一点,这三因素混起来真的有毒,还不如一直蹦跳着说因为自己是异性恋所以看耽美就是消费男色(纯属放屁)女性凝视逻辑自洽,后者是坑里起不来还要赞美一下坑里多美的蠢货,而前者是个拐了个九曲十八弯后依旧掉坑里还问别人坑在哪里的蠢货。

还有拿着有点名气的作品观点匡匡举例与有荣焉证明多吹多写bl会代表鼓励女性创作的,就等国味特色平泉味儿好足,难道等女的普却信只能体现在给双重纸片男创作站街上吗?

这也太悲伤了,多猥琐的男作者男读者们都在作品里意念登基坐拥后宫了,百合男读者都想双飞了,女作者读者还在苦心经营和自己屁事没有的男酮恋爱 ,自称女拳拉拉的这位还要自证说自己有多爱纸片男角色,说自己是用爱创作的,看的我头疼。

这一回合真是女拳风评被害,奉劝各位腐拉拉,腐女们不要动不动就领女拳头衔,虽然看上去很酷很先进还充满了决心,但这一波真的地铁老头看手机,一时半会摆脱不了奶头乐可以理解,但用女拳名头给奶头乐真情实感站街问题大大地有。



【宾虚】爱神在下

开始日常缺德,看电影(1959年版)幕后故事时很有趣,编剧剧本暗搓搓设定男主宾虚和发小(反派)梅萨拉有超出友谊的关系,但只有梅萨拉的演员知道,没有告诉思想保守的男主演员,怕影响他的表演。

从而知道自己拿了爱情剧本的梅萨拉的演员电影里对男主真的能看出很多柔情的小细节(虽然角色很反派,很暴虐),而一无所知的男主演员从头到尾真的正气凛然,直到可怕,于是我来搞了。



看着昔日好友跪倒在脚下,泪水盈盈地用脸颊摩挲保民官的衣襟为自己的家人乞求宽恕时,梅萨拉捏住这位落魄王子的下颚,让他含满惊恐与眼泪的蓝眼睛对上自己的视线。


“你比我想的还要顽劣,”梅萨拉抚弄着他不断颤抖的嘴唇:“我们本该站在一起,是你背叛了我,兄弟。”


他示意身边的士兵,有人上前来猛地用剑柄将宾虚击倒在地上,顺势还扯去了象征着身份和权势的外袍。


这位软弱,拒绝暴力却又不肯出买他的人民的犹太王子像被击伤的鸟儿一样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梅萨拉弯腰捉住他赤裸的脚踝,引得那银白色短袍下线条优美的小腿猛地抽动,周围众人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他们当然都听说过自家保民官和这位落难王子的儿时故事,也很好奇为什么一向手段强硬的梅萨拉会对这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如此宽容。


直到见到故事中另一个高瘦斯文的蓝眼睛主人公,而梅萨拉每次注视他的眼神仿佛要把他的每一根骨头都吮干净。


毫无疑问,梅萨拉是一位优秀的猎手,会以超凡的耐心对待珍贵的猎物。


他命令士兵们将这倒霉透顶的一家子贵族戴上镣铐,统统丢进了湿冷的监牢里。


宾虚被关在单人牢房里,他毕竟是名义上的王子,没被定罪之前会有所谓的优待。


当他带着被击晕的昏沉感醒来时,眼前的景象已从阴暗的监牢变成火光闪烁的营房,他的心被苦涩,恐惧和说不清的惊慌填满—这是梅萨拉的住处。


直到今天,他这才发现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男人。


他怀念无忧无虑的往日时光,又厌恶惧怕眼前冷酷无情的官僚。


依旧穿戴着红袍与盔甲的梅萨拉从背光的黑暗中走出来,端正英俊的脸像烛光般暧昧不明,手里端着镶银的酒杯。


“我会认我的罪,”宾虚绝望的恳求道:“放过我的母亲和妹妹吧。”


“不”梅萨拉走过来,欣赏着他身上的镣铐:“你会成为一个典型,用来警告你的族人,没有什么比恐惧和法规更能震慑人心。”


宾虚激动的抬起身来,又被不够长的铁链扯回去,他怒吼道:“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做这种事,你……”


他的声音在看到梅萨拉抽出腰间匕首时戛然而止。


“你想杀了我?”宾虚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梅萨拉嗤笑一声,打量着手里的匕首:“你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银匕首在黑色的镣铐上敲出清脆的声响,随后挑开银丝的短袍,露出青年人匀称赤裸的胸膛。


宾虚用力挣扎起来,锋利的刀刃很快在他胸口划出一道血线,细密的血珠沁出来,染红了刀锋。


梅萨拉及时收回匕首,脸色阴沉:“你就这么想死?”


“你不能这么侮辱我,我是犹太族的王子,是你的兄弟。”宾虚咬牙掩上衣服,银光闪闪的白袍顿时开出一朵血花来。


梅萨拉猛地捏住他的下巴,弯腰注视着那双愤怒与不甘的眼睛:“有人说过我对你太过宽容,我也觉得。”


他抬手重重抽了囚犯一个耳光,低头啃噬撕咬那对薄嘴唇,并在承受者闭合牙关之前咬伤了他的舌尖。


他心满意足的舔着嘴边的鲜血,欣赏自己的猎物唇边渗血的模样:“你现在就会明白,征服者能对你和你的人民做任何事。”



接下来的船戏死活审不过,去随缘看吧